加入收藏 | 中文 | तिब्बती | Enlish

  •  

新闻

新闻

奇正藏药探索解决民间藏医教育难题

日期:2018年8月7日 15:48
      "作为民间藏医教育专项的主要实施单位,为进一步掌握民间藏医教育现状,助推民间藏医教育发扬光大,奇正藏药启动了民间藏医教育探源项目,在雷菊芳的带领下,探访小组先后于2017年,4月、5月、9月、10月,走访了在西藏、青海、四川的6所民间藏医学校,9所藏医院及藏医诊所,行程近6000公里。"图为奇正藏药董事长雷菊芳女士在藏区考查。
 
      在青藏高原“世界屋脊”的腹地,藏族贫困地区九年义务教育的后续发展面临一定的难题,对于初中毕业的藏区学生来说,孩子不上学就意味着能为家庭提供免费劳动力,增加收入。然而,他们直面严酷的自然环境,居住在祖辈留下的帐篷中,以放牧为主要收入,很少有人愿意走出去。
 
      民间藏医学校提供了另一种系统的职业教育,可以学习藏医学知识,获得中专文凭,并能走向医卫岗位、具备正规行医资格的途径;对于本地藏族同胞而言,贴身的、本地化的医疗服务广受欢迎;藏医作为传统藏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更是地位独特,大量珍贵的药方、医书、独特的诊疗手段亟需系统整理并传承后世。
 
      2017年,中央统战部西藏文化保护与发展协会设立扶持民族地区开展民间藏医教育活动专项。9月,为推动专项工作的开展,中央统战部七局又专门下发了文件,极大地解决了民间藏医教育面临的一些困难。奇正藏药董事长雷菊芳作为该协会的常务理事,也承担了这一项目的相关工作。
 
      据悉,自2004年在林芝南伊沟捐建贡布曼隆宇妥藏医学校开始,奇正藏药就长期关注、支持民间传统藏医教育。
 
      作为民间藏医教育专项的主要实施单位,为进一步掌握民间藏医教育现状,助推民间藏医教育发扬光大,奇正藏药启动了民间藏医教育探源项目,在雷菊芳的带领下,探访小组先后于2017年,4月、5月、9月、10月,走访了在西藏、青海、四川的6所民间藏医学校,9所藏医院及藏医诊所,行程近6000公里,最高抵达海拔4700米的西藏日喀则岗巴县直克乡,对民间藏医教育及藏医诊所项目进行了走访,并访问了部分毕业生,他们有的回到家乡,开设社区传统藏医诊所,“效果好,离家近”,受到周边百姓的欢迎;有的回到寺庙,开设附属于寺庙的传统藏医诊所,一边修行一边为病人看病,成为当地村民的健康守护者;还有的应聘进入政府兴办的医疗机构,临床能力强,成为医院藏医科主治医师。
 
      据悉,西藏林芝贡布曼隆宇妥藏医学校、青海省河南县尕布藏传统藏医职业技术学校、青海省玉树州囊谦县民间慈行职业技术学校及、青海省雪域大吉利众藏医药学校、四川德格宗萨藏医药师承学院及四川德格佐钦琉璃慈善学校,均具备良好的传统藏医教育资质,首批被列入西藏文化保护与发展协会设立扶持民族地区开展民间藏医教育活动专项中。
 
      日前,为持续推动民间藏医教育的发展,进一步了解民间藏医教育成果及其对偏远民族地区健康问题解决的现实意义等,本报记者跟随奇正藏药对上述部分学校进行再次走访。
 
      让藏医学世世代代传承下去
 
      雪域大吉利众藏医药学校地处在黄河的发源地,在气势雄伟的阿尼玛卿雪山脚下。黄河水系自学校西侧涓涓流过,美丽的果洛草原环绕在学校周围。凌晨4点,在操场上,散落着密集的灯光,远远看去就像飞在空中的萤火虫。
 
      “学生们每天早上4点钟都会自发地到操场上背诵《四部医典》”。雪域大吉利众藏医药学校副校长扎德才让告诉记者,《四部医典》是了解藏医学理论的重要依据,是一部集藏医药医疗实践和理论精华于一体的藏医药学术权威工具书,被誉为藏医药百科全书,为藏医药学中最系统、最完整、最根本的一套理论体系。
 
      “学校以家庭贫困生以及社会孤残青少年为主要招收对象,学生全部是来自于农牧区和城镇低保家庭的子女,但贫困阻挡不了孩子们对学习的向往,学生们都非常珍惜继续学习的机会,十分刻苦。很多学生已经背会了《四部医典》中的三部,建校以来有三个学生完整地背诵了四部。”才让说。
 
      据了解,雪域大吉利众藏医药学校是青海省果洛州首家民办中等职业学校校,全国唯一的藏医学专业民办中专,也是全藏区规模最大的藏医学中专,学校成立于2002年,由著名藏医药学专家泽珍达日杰个人投资创办,是经果洛州人民政府批准设立、在青海省教育厅备案的一所全福利制全免费民办中等职业学校,在校学生免收一切学杂费和生活费,学校所有运行经费由创办人泽珍达日杰个人筹措。
 
      “由于九成以上的学生是来自藏区农牧区和低保家庭的孩子及孤残青少年。学校开设了汉语、藏语、政治、历史等基础课,以及藏医理论、采药制药、临床等近30门藏医专业课程,并且免除所有学杂费用和生活费用。”才让告诉记者,目前学校已经实现了‘完全免费教育’,家长把学生送到学校以后,基本上可以不用花钱。
 
      据悉,学校先后在教育、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门取得《民办学校许可证》,经累计有近850名来自西藏及青海、甘肃、四川藏区的贫困孤残青少年免费入学,毕业生就业率保持在100%。就业学员遍布北京、江苏、内蒙古、青海、四川、西藏等地。“在学校的帮扶下,实现自主创业的毕业生达到了近三成”才让说。
 
      “一周20多节课,9年前从学校毕业后考入青海藏医学院,毕业后回到母校教课,学校任职的教师多数是公益性的,有的教师任职5年都没有拿过工资。”旦群是雪域大吉利众藏医药学校09年的毕业生,他从一名僧人到一名学生再成为一名教师,他很感激学校给了这样的机会让自己成为一名藏医,他认为,培养一名合格的藏医,医德、品德、学术三者缺一不可。“最大的愿望就是让藏医学更好地服务于藏区百姓、并世世代代传承下去。”旦群说。
 
      奇正藏药负责人告诉记者,未来将帮助该学校扩建门诊,重建食堂,为学校发展和建设提供支持。
 
      带动身边更多人参与进来
 
      玉树藏族自治州位于青海省西南青藏高原腹地的三江源头,平均海拔在4200米以上,交通不便、信息闭塞、环境恶劣,青海玉树州囊谦民间慈行职业技术学校2013年正式获准成立,是囊谦县目前唯一的职业技术学校,也是玉树州首家民间职校,在校学生学费全免。
 
      囊谦民间慈行职业技术学校校长更确木兰早年在藏区行医,遇到很多失去双亲的孩子,自2006年开始他陆续收养了28名孤儿,像父亲一样养育这些孩子。他曾经在玉树地震中被埋在废墟下,获救后他又收养了20多名地震孤儿。为了能让更多的孤儿和贫困家庭的孩子接受教育,这位80后的校长开始建起了学校。
 
      “建校初期,因资金上的困难,学校通过租房、盖板房等形式加紧办学”。更确木兰告诉记者,为了搭建校舍,他从西宁骑行到玉树,打着标语发着材料筹集经费,最终在社会各界的爱心帮助和当地政府的支持下,建成了现在的学生宿舍。
 
      “目前,学校在不断的努力下条件逐渐改善,但学校资金来源不稳定,校舍内设备设施还不齐全,”谈起近几年学校条件的变化,更确木兰时而喜悦之情溢于言表,时而面色凝重,他告诉记者,由于常年做义诊,学校附属的藏医诊所也习惯了不以赚钱为目的,收入难以维持教师工资的支出,他甚至让自己的弟弟过来帮忙管理学校。
 
      “奇正藏药将每年捐助部分资金用于学校教师工资的发放”。奇正藏药负责人告诉记者,解决教师工资难的问题,让教师的生活有保障,留住更多的优秀教师,是我们最愿意看到的事情。
 
      据了解,囊谦民间慈行职业技术学校目前在读学生170余人,已毕业学生153人,90%以上实现了就业,其余选择上大学或跟随藏区名老藏医继续学习。
 
      带领学生推动藏医药学的发展应用
 
      2005年,藏医大师葛嘎在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德格县,筹资创办了佐钦琉璃光慈善医院。
 
      与此同时,他还资助了一些孤儿上学,希望他们毕业后能回到医院来工作。“但是这些孩子现在还小,还得等很多年,而且他们中并非所有的人都会去学医。”藏医大师葛嘎说,他很想建一所学校,在行医救人的同时,同时还能承担起传承藏医学的重任,让更多的藏族学生在这里获得了一项终身受益的技能。
 
      2008年,葛嘎创建了佐钦琉璃慈善学校,截至目前,已毕业学生达250余名。据了解,过去几届毕业生中,有的留下来在佐钦琉璃光慈善医院工作,有的回到家乡成为乡村医生,还有的则在县医院工作。
 
      2010年甘孜州村医招考,佐钦琉璃慈善学校2010年毕业生有18人报考,14人通过面试,11人进入前15名,最终有10人被录取为乡村医生,他们选择了去偏远地区做村医,不仅可以为患者治病,还可以在当地举办扫盲班,传播文化知识。
 
      “在藏区,人们普遍信佛,如果寺庙里有医生,人们非常愿意选择去寺庙里看病。如果每个寺庙里都能有医生,僧人们看病也方便了。”藏医大师葛嘎说。
 
      格绒曲珍是一位女僧人,同时也是佐钦琉璃慈善学校2016年的毕业生,在寺庙修行的同时,在理塘县开了一家藏医诊所。“毕业后回到寺庙,阿尼都会找我看病,目前阿尼们的健康状况有所改善。”格绒曲珍说。提到未来的发展,格绒曲珍拿出来一书包藏医学类相关证书,“虽然有了这些,但是诊所的资质批不下来,并不能挂牌子,两年里共接诊了5304名患者,未来打算去更偏远的地方开诊所”。格绒曲珍苦笑。
 
      “推动藏医药学的发展和应用,不仅能解决藏区百姓看病难的问题,还孕育着民族团结和区域文化发展的重要意义。”葛嘎仁波切说。
 
      南派藏医的传承
 
      四川德格宗萨藏医药师承学院于2000年在宗萨藏医院内设立,开展藏医师培训至今。已经完成《四部医典》等50余部典籍的口口传承,培养口传持有者100多名,南派藏医接班人50余名,得到社会各界高度认可与评价。
 
      学院创始人洛热彭措年少开始研习藏医学、工艺学和传统社会学。身为职业藏医,他在行医40年间创办了德格宗萨藏医院并坚持免费为贫困乡民义诊;他倾入毕生所学完成各类藏医学、文学、佛学著作30余部。
 
      现洛热彭措虽年近古稀,可依然勤于工作,笔耕不辍。他将全部精力倾注在于传统藏医药学和藏族传统文化保护上,并指引后代继承衣钵。“大力发掘和培养本地化的藏医人才,并保护和弘扬这一独到的传承。让学校发展成为一所正规化、长远持续发展的职业技能培训学院”。洛热彭措说,目前学院资质已经申办下来,建成4年制中专,未来还会为学生创业提供支持。
 
      在走访中记者发现,民间藏医教育是传承藏医药文化不可或缺的方式之一,民间藏医教育强调动手实践能力的培养,是对现代藏医教育的一个重要补充;接受了民间藏医教育的学生,已经成为藏区基层医疗卫生的中坚力量。
 
      同时,民间藏医教育衍生而来的藏医诊所,大多地处条件艰苦的偏远农牧区,不仅为民间藏医教育的毕业生提供了一条有效的就业途径,而且为当地民众的医疗卫生保障提供了一条现实的解决之道,是现有国家医卫体系的有益补充。
 
      但是,民间藏医教育及藏医诊所也存在一些亟待解决的困难:一是民间藏医学校因规模小,难以达到国家中等职业教育学校独立申办要求,直接影响到这些民间藏医学校的招生及学生就业;二是民间藏医学校基础设施相对落后,有待落实资金,逐步提高办学条件;三是在学生就业及能力持续提升方面,还缺乏有效的引导途径;四是藏医诊所基础建设及硬件设施方面普遍存在困难,缺乏必要的诊疗场所及诊疗设备。
 
      “自2017年项目开展以来,在中央统战部西藏文化保护与发展协会的大力支持下,先后帮助四川及青海的三所学校解决了学籍问题,为三所学校未来的发展奠定了基础。”奇正藏药负责人表示,奇正藏药基金会作为该项目的主要承接与实施机构,未来在统战部的大力支持和指导下,也将从物力财力等方面为项目首批支持的几所学校在校园基础设施完善、师资获取与培养、学生就业与持续学习等方面提供更多帮助。
 
报道媒体:中华工商时报
报道链接:http://epaper.cbt.com.cn/ep_m/cbtm/html/2018/08/07/08/08_61.htm?from=singlemessage&isappinstalled=0 

所属类别: 公司新闻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