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中文 | तिब्बती | Enlish

  •  

关爱健康

税收担纲或解中药资源之困

日期:2015年12月30日 14:18

  税收担纲或解中药资源之困

  信息来源:《医药经济报》

  近期,对中药征收资源税的提法在业内不胫而走。

  迅猛增长的需求与有限的中药资源形成的尖锐矛盾,正频繁撞击着产业界焦虑的神经。用江苏康缘药业集团董事长肖伟的话说,“关键性中药材资源的紧缺已严重制约了我国中药新药创制的进度,削弱了中医药的国际竞争力。”这并非杞人忧天,据统计部门的数据显示,目前我国濒危的3000种植物中,用于中药或具有药用价值的占到60%~70%。《中国植物红皮书》收载的398种濒危植物中,药用植物达168种,占到42%;以利用野生植物为主的300~400味常用中药中有100多种资源量急剧下降,人参、杜仲、天麻、黄连等野生个体濒临灭绝。

  针对我国药材资源消耗严重、供需矛盾日益尖锐的现实,肖伟提出,可通过税收杠杆来解决发展的可持续问题。他认为,当前解决问题的关键是要加大对中药资源保护,并对其开发利用进行财政扶持,征收中药资源税,建立中药资源发展基金。

  资源税争议

  据工信部去年前三季度的统计显示,我国医药工业总产值1.296万亿元,同比增长20.2%,包括中成药产值2882亿元,同比增长20.8%;中药饮片产值692亿元,同比增长27.1%。期间,中药类产品进出口额为33.72亿美元,出口24.99亿美元,同比增长7.19%。这组数据不难看出,中药产业仍保持着良好的增长势头,可产业规模做得还不够大,且与之相对的却是资源严重紧缺。

  中国中医科学院中药资源中心主任黄璐琦介绍,作为一种资源依赖型产业,我国传统中药材资源虽说非常丰富,但利用却很低效。“大量稀缺的中药资源或提取物用于供应国际市场,但占国际市场的份额却不足5%。在此价值链中,我们仅是廉价资源的供应国,而这其中很多是以采挖难以再生的野生资源为代价。”

  因此,一些重要的生态型药材告急。野生人参、冬虫夏草、雪莲等野生种群,甘草、羌活、银柴胡、紫草等珍稀药材量骤降。“目前,藏区藏药材年产量达1000余吨。在400种常用藏药材中,濒危藏药材达1/4左右。资源稀缺是企业可持续发展的最大软肋。”奇正藏药集团市场部相关负责人对记者说。

  对征收中药资源税,不少受访企业多表示理解。“我很赞同征税的意见。因为结构性矛盾制约了产业的发展,采用经济手段可以促进资源的合理开采,节约使用,有效配置。”河南羚锐制药市场部产品经理吴延兵坦承。不过,他认为这里有条基本原则,就是要考虑清楚谁最终承担资源税。“也就是说,针对谁收、怎么收、谁来监管?是按资源类别收税,还是征税只针对稀缺资源?建立标准很重要。”吴延兵表示。

  而有税务专家则告诉记者,对资源征税我国一直采用从量定额征收的办法,即按开采量或销售量为计税依据。这种方法便于征管,但从量计征对破坏和浪费掉的资源没在纳税范畴。他的建议是,如果中药资源探索计税,不能重复其他资源税那样的低税率的做法,否则意义不大。而税率的提高同时也要求资源补偿费与之相结合,毕竟合理的税负水平和资源价格是资源合理配置的前提。从企业的角度来看,肖伟就感触到:现代中药得依靠中药材的品质,源头没保障,国际化便无从谈起;征税还有一个用意是遏制低水平、低附加值的中药原料出口。

  成药借机涨价?

  提出中药资源征税,也有人担心,这或会让部分产品借机涨价。短期来看,征收资源税可能导致中药价格上涨是最值得探讨的问题。前述专家表示,表面上看,税收最终容易转嫁到消费者身上,但这里需要提醒的是,征税不能孤立。也就是说,征税的同时,一定要对中药资源进行系统的战略规划,保证资源的价格稳定,供需平衡;另一方面,要切实鼓励企业研发创新,提高产品的附加值,让企业更注重对资源的高效利用,通过税务手段把征收来的大部分资金用来对创新型企业的补贴。肖伟前不久在“两会”议案中提到中药资源发展基金意图也正是在此。

  现在困惑的是,尽管有关部门采用了种种措施,但由于家底不清、多头管理、缺乏整体规划等原因,中药资源保护与开发的问题仍很严重。黄璐琦曾坦言:“中药资源是中医药事业赖以生存发展的重要物质基础,但长期以来整体发展战略规划缺乏,资源普查工作长期中断,资源产地和市场供求信息网络不健全等原因,导致中药资源信息不对称,使得资源保护措施和产业政策的制定依据不足。同时,民众对中医药需求的不断增加和中药产业快速发展,中药资源可持续发展面临巨大压力。”

  据悉,2013年中药资源普查试点工作也提出年内要基本建成由中心平台、监测站和监测点组成的国家基本药物中药资源动态监测和信息服务体系;支持建设一批中药材种子种苗繁育科技示范基地。近日,青海省对该省的冬虫夏草资源分布区域、分布面积、采集量等情况进行了摸底。

  在肖伟看来,“中国应明确中药资源出口和国内使用战略,制定针对中药资源出口的‘红皮书’,出台管制目录,采用合理的技术措施保护国内中药资源。”他认为,要将中药资源保护与利用研究列为国家“重大新药创制专项”的重要组成部分。

  今年,中药立法已提上日程。吴延兵从市场的角度谈出了他的看法。“稀缺资源只能是越来越少,限制和控制只是保守的做法,如何挖掘和制造再生资源才是长久之计。更重要的是,对中药资源开发和利用要上升到按法律程序执行。征税只是手段,我想关键还是要规范行业采-购-销整个交易过程。”吴延兵认为。

所属类别: 行业动态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