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中文 | तिब्बती | Enlish

  •  

关爱健康

甲型H1N1流感来袭:藏医药有作为

日期:2015年12月30日 11:47

  甲型H1N1流感来袭:藏医药有作为

  09-6-5

  今年3月,墨西哥和美国先后发生甲型H1N1流感,并迅速蔓延至世界各地。

  与2003年的SARS不同的是,甲型H1N1流感尚未在我国造成过度恐慌,这得益于及时和全面的信息公开制度,以及我国政府充分、完善和快速的应急预警和处理机制。另外,曾经在预防和治疗SARS工作上取得成绩的民族医药,在防治甲型H1N1流感工作上也立即积极“备战”。近日,记者从北京藏医院承办的首都中医民族医防控甲型H1N1流感专家座谈会上了解到,北京藏医院研制的“九味防瘟散”在防控甲型H1N1流感中获得了良好效果。

  研讨会上,国家科技部社会发展科技司司长马燕合说:“面对这次甲型H1N1流感,北京藏医院科学制定藏医应急预案和科研方案,组成强大的专家阵容来分担政府的压力。我们期待民族医药在社会医疗卫生事业中发挥更大作用。”

  日前,北京藏医院院长黄福开在接受中国民族报采访时,对北京藏医院研制的“九味防瘟散”的功效作了说明,并详细介绍了藏医在现代传染病防治工作中的应用。

  记者:新中国成立以来,国家对流感等疫病防治工作的力度不断加大。在国家政策的引导下,藏医药在重大疫病如SARS、禽流感、甲型H1N1流感等重大传染病的防治中发挥了积极的作用。西藏地区在防治禽畜传染病方面历来有哪些风俗和方法?

  黄福开:长期以来,藏族以畜牧业为主要生产方式,人与禽畜密切接触,因此,对禽畜疾病认识和防治的历史十分悠久,在防治禽畜传染病方面有丰富的经验和独特的优势。藏医古籍中记载有许多治疗禽畜疾病的方药,其中就包括防止人畜之间传染的经验方药、方法。

  西藏地区很早就有防治传染病的风俗。每个人自备餐具,不互相串用。当一个家庭发现患者后,亲属把患者背出住房外进行单独隔离,同时焚烧患者衣物、用品,对住宅进行熏烟消毒。据藏医史记载,吐蕃赞普患麻风病后,他自觉地与王妃一起住进地穴,过与世隔绝的生活。这说明藏族人民对传染病早有正确认识,切断疫病传播途径、隔离患者成为一种自觉。吐蕃时期藏族先民就对疫病发生进行逐年记录,敦煌藏文文献《大事纪年》中就记载了各地发生疫病的情况,这对于研究疫病的发生规律,采取预防措施是十分必要的。

  从8世纪至今,大量藏医经典对瘟疫疾病进行了广泛的探讨。藏医学者们在千百年前摸索的疫病防治经验具有珍贵的科技史价值,那些藏医防治疫病的经典方药即使在今天仍有重要的研究价值,是防治现代新发传染疾病的重要资源。

  记者:早在2003年SARS疫情爆发时,北京藏医院就根据藏医经典研制成功“九味防瘟散”,通过了中国民族医药学会的专家鉴定,在防治SARS工作中作出了重大贡献。面对甲型H1N1流感,藏医院又是如何应对的呢?

  黄福开:2005年9月14日,北京藏医院等单位组织召开了防治人禽流感学术研讨会“中国原创医学应对新型强毒性流感学术研讨会”,编辑了《中国传统医学与疫病防治(研究资料汇编)》,并在医院领导小组带领下,迅速编制出了《藏医防治人禽流感预案(初稿)》,而我本人主编的《中医疫病学》荣获2005年度中国中医药科技进步三等奖。这一系列工作为疫病的藏医药防治在学术上、技术上作做了大量储备。

  当前,甲型H1N1流感在全世界蔓延,在我国已经发现数十例患者,对甲型H1N1流感的防治已迫在眉睫。北京藏医院充分发挥藏医药在防治传染疾病方面的优势,编制“藏医药防控甲型流感预防与治疗方案”,及时挖掘藏医药中的芳香类药物,以新思路、新方法研究和开发有效的防治甲型H1N1流感藏药。基于此前藏医药在防治SARS和人禽流感等疫病时的成功经验,在原藏药“九味防瘟散”的基础上,针对甲型H1N1流感的藏医病因学和病证特点,改良和完善“九味防瘟散”,开发新剂型,制出藏药“九味防瘟粉香囊”。我院在香熏法防治疫病方面的经验受到行业主管部门的肯定,2009年4月,我院受北京市中医局委托,加工生产中药“防疫香囊”,与藏药“九味防瘟粉香囊”一起紧急投入生产并服务于首都一线医护人员,在甲型H1N1流感的早期防控工作中作出了积极的贡献。

  记者:请您介绍一下藏医对甲型H1N1流感的诊断方法。

  黄福开:藏医认为,目前爆发的“甲型H1N1流感”的易感人群为青壮年,是由赤巴之邪引起的热性传染疾病之一, 其诊断方法分望诊、触诊、问诊三诊法,在疾病的不同阶段、根据病症的不同表现而在诊法上有所侧重。

  记者:藏医学对甲型H1N1流感的治疗原则和方法是什么?

  黄福开:藏医学对甲型H1N1流感的总体治疗原则是“从病源入手”。《四部医典》、《甘露宝瓶》、《藏医医诀补遗》、《藏医实践概论》等重要藏医典籍尽管记载的疫病种类不同,但他们对于瘟病和疫病病因总的认识十分一致,只是由于侵犯部位的不同,而引起病种的差异。为此,藏医学在疫病治疗过程中,首先要求从病因即源头开始治理,只有消除病源,才可能治好具体的疾病。

  藏医学对甲型H1N1流感的具体治疗原则是“依据病势而定”。《藏医实践概论》说:“热、瘟、疫三者依次更凶猛、传播迅速,而退热药物不医瘟病,单治瘟病药物不易除疫,寒性药物可以退热但不能除疫,毒性药可以除疫但不宜于热病。如饮水解渴但不能充饥,食肉解饥但不能解渴一样,对症的某一种药方不能同时消除三者。为此,不懂得热病的分期疗法,就在热病未成熟期可能转变为其它疾病,不懂得疫病的特殊治疗方法,有时也可成为助长瘟疫的帮手。”

  根据之前对甲型H1N1流感病因及藏医疫病归属的分析,甲型H1N1流感一般经过3个阶段,所以应按照其发展进程进行分期治疗。根据藏医疫病的治疗原则,首先按藏医瘟疫治疗常规进行,包括隔离、清洁消毒等,并在疫病的每一阶段采取不同的治疗方法。

  记者:从藏医学的角度,如何预防甲型H1N1流感?

  黄福开:针对甲型H1N1流感的特点,对这种传染病首先要强调预防传染,保护医护人员和周围的人,在预防的基础上积极治疗。预防方面,基本的措施不外药、械、食、行4方面,包括严格消毒,净化空气,隔离等措施。在这些方面,藏医有自己的特色和方法,可用熏疗,佩带药袋,点燃藏药香熏,同时,用藏药消毒液洗手和表面消毒等。

  除这些基本的预防观念外,藏医学还从多方面总结了疫病的特殊预防方法,主要包括重视对周围环境的治理、切断传播途径、控制疫源、自身保健和药物预防等。

  记者:藏医学作为我国传统医学,在现代疾病的防治中有何价值?

  黄福开:藏医学等民族医学是中国传统医学的重要组成部分,在SARS、禽流感、甲型H1N1流感等重大传染病的防治中发挥了积极的作用。如何深入发掘藏医传统理论,大胆实践,探索藏医药防治甲型H1N1流感等传染病的方法,开辟藏医药疫病防治研究的新思路,充分发挥藏医药在参与疫病防治研究中的作用,对于藏医药的发展具有重要的意义。藏医学在治疗疫病的领域积累有丰富的经验,尽管其中部分内容在今天看来有其经验性的成分,甚至有部分方法与西医相比还显得粗糙,但是藏医学者们在千百年前摸索的疫病防治经验,不仅具有珍贵的科技史价值,尤其那些藏医防治疫病的经典方药即使在今天仍有重要的研究价值,是防治现代新发传染疾病的重要资源,有待多学科联合共同加以继承和整理,并有可能成为藏医药学为现代卫生事业作出重要贡献的领域之一。

  摘自:新华网

所属类别: 行业动态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