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中文 | तिब्बती | Enlish

  •  

关爱健康

弘传智慧 关爱健康

日期:2014年9月12日 20:10

—记全国政协委员、奇正藏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雷菊芳

    “智自在、心自在、愿自在、寿命自在。”进入奇正藏药官网,一幅优美的动画映入眼帘:舒雅的画布上,一条白色细弧线勾勒出的优美的轨迹,四个关键词缓缓升起。
  “弘传智慧,关爱健康。”—奇正藏药的企业使命,在这里得到淋漓尽致的表达。
  谈及奇正藏药二十年来取得的成就,有一个人不得不被多次提及。
  她,衣着朴素、神态祥和。在奇正藏药,很少有人称呼她董事长,大家都亲切地称她为“雷工”。在她的帮助下,许多藏族同胞脱离了贫困。
  她,从女科学家到女企业家,再到帮助藏民的女慈善家,孜孜不倦、锲而不舍的追求是垫起她人生的最大基石。
  她就是—
  雷菊芳,西藏奇正藏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第十届全国人大代表,第十一届、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全国工商联常委、中国光彩事业促进会副会长。

从女科学家到女企业家

  1978年,雷菊芳从西安交通大学毕业后被分配至中国科学院兰州近代物理研究所。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她经过多次实验,成功攻克了“真空室表面洁净处理技术”。她因此被评为了甘肃省“三八红旗手”和“新长征突击手”。
  1987年,响应国家“科技人员走向经济主战场”的号召,雷菊芳毅然辞去研究所的工作,离开了良好的工作环境,走上了创业之路,创办了“兰州工业污染治理研究所”。次年,她推广的BTC—G除锈膏及TS系列金属•处理剂等高科技化工产品分获国际防腐协会荣誉证书和国家级重点产品奖。
  1992年,因种种原因经历第一次创业挫折的雷菊芳前往西藏,寻找心灵的平静,没想到此后的命运就此发生改变。
  在西藏,雷菊芳接触到藏文化,并深深地为藏文化所吸引。这里的藏民生活艰苦,内心却平静祥和。她萌生了一个想法:要把藏文化对人心灵和精神的关怀尽可能地推广开来。她还发现,雪域高原有许多疗效独特的药材,“藏医药是有独立医疗理论的系统医学体系。推广藏药,不仅能帮助更多的人解除病痛,也是一个很有前途和意义的事业。”
  雷菊芳选择了藏医药作为自己事业追求的新起点。1995年,林芝奇正藏药厂开工建设,也成为光彩事业落地西藏的首个企业。之所以给自己的公司取名为奇正,雷菊芳说,“是因为古代兵法家孙子的一句话:‘凡战者,以正合,以奇胜。故善出奇者,无穷如天地,不竭如江河……’。”
  经过反复研究,雷菊芳运用物理学的真空冻干技术,将西藏特有的疗效良好、但不易保存的糊状黑膏药进行处理,研制出了既能有效保存膏药的药性药效、又干净而便于携带的产品“奇正消痛贴”。产品问世后一炮打响,先后荣获“日内瓦国际发明与新技术展览会金奖”、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等荣誉,被专家评为“中国民族医药外敷贴剂的一场重大革命”。
  十九载栉风沐雨,十九载风雨兼程。奇正藏药目前已发展成为国内最大的新型藏药研发、生产和销售企业,公司专注于民族医药、健康产业。拥有GMP药厂、GSP营销公司等全资及控股子公司16家,药品批准文号74个,产品涵盖了心脑血管、呼吸系统、消化系统、泌尿生殖系统、神经系统、骨骼肌肉系统、妇科疾患等领域。2013年,公司实现营业总收入9.69亿元,利润总额2.58亿元,在西藏地区纳税首次突破2亿元,有员工1452人。公司核心产品消痛贴膏对于急慢性扭挫伤、跌打淤痛、骨质增生等有良好疗效,是急性疼痛痊愈最快、慢性疼痛非麻醉类止痛消痛最好最强的外用贴膏,持续畅销多年,临床有效率高,已成为传统外用止痛药物的代表。产品创新采用了真空冻干技术、透皮吸收技术及具独立知识产权的外用湿敷贴剂技术被列入“国家中药保护品种”及“国家保密品种”。
  奇正藏药通过“向善利他,正道正业”核心价值理念的实践,开拓了藏药产业创新发展的道路,创建了民族药企业和谐经营的模式,曾名列中国民营企业纳税百强,并连续多年成为政府表彰的纳税诚信企业。公司先后荣获首批“国家创新型企业”、“国家火炬计划重点高新技术企业”、“国家级企业技术中心”、“国家‘十一五’科技支撑计划重点项目实施单位”等荣誉称号。

自主创新 助推传统医药走出国门

  扎根高原,奇正藏药人聆听时代的声音,在藏医药发展的长河中,以尖端技术引领产业革命,用爱研制现代藏药。在雷菊芳的带领下,奇正藏药的自主创新能力不断增强,优秀科技成果不断涌现。科研人员坚持科技创新,勇攀高峰,取得了一批又一批优秀科技成果,在藏区乃至全国谱写了光辉的篇章。
  “在经济全球化的进程中,传统医药的发展格局正在发生着积极的变化,大力推进传统藏药的研发创新势在必行。”雷菊芳认为,“藏医药的发展既要保持特色优势又要积极利用现代科技,通过知识创新不断丰富和发展藏医药理论体系,通过技术创新不断提高藏医药服务能力和技术水平。”
  作为“国家火炬计划重点高新技术企业”及“首批国家创新型企业”,奇正藏药开创外用制剂剂型创新的先河,搭建经皮给药系统研发平台,形成外用止痛药物领域主要剂型—贴剂的深度开发能力,构筑独特知识体系、技术平台和研发人才队伍,形成了该研发领域的独特优势,拥有深厚的技术储备。截至2013年底,公司共取得专利证书111个,其中发明专利证书87个,荣获“国家知识产权战略实施工作先进集体”称号。公司近三年研发投入各占当年营业收入近4%的比重。
  作为国家认定的企业技术中心及西藏自治区藏药工程技术中心,公司在继承藏药核心传统炮制方法、加工工艺的同时,针对行业关键共性技术集成创新,积极承担已有药品标准的质量标准提升工作,规范藏成药及藏药材质量标准,为藏药的生产和新药研发创造条件。公司先后承担了国家及地方多个部委的科研项目,将国内外先进技术应用于传统藏药,持续在提高产品质量、提高生产效率、安全生产方面创建业内优秀标准,解决了藏药生产中面临的共性关键技术难题,创造了藏药新一代绿色制造流程。近年来,公司先后与国内外多家科研机构开展合作,着力于把企业内部资源转化为社会服务平台,运用现代科技前沿技术来创新、验证、实现传统藏药的二次开发。
  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奇正藏药的不懈努力得到了回报。
  2001年,“传统外用藏药创新产品奇正消痛贴膏的开发与产业化生产”荣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填补了西藏科技史的空白;
  2006年,作为惟一的藏药企业,奇正入选103家首批“国家创新试点企业”行列;因产业创新能力,奇正藏药被国家五部委联合认定为国家级企业技术中心;
  2007年,奇正藏药“透皮吸收系列藏药生产高技术产业化示范工程项目”和“藏药现代化生产高技术产业化示范工程项目”获得国家发改委授予的“国家高技术产业化示范工程项目”称号;
  2010年,中医药国际科技博览会暨2010中药行业品牌成都峰会上,奇正藏药入榜“中药成长型企业品牌十强”和“中国中药行业品牌百强”。
  2013年,公司核心产品消痛贴膏镇痛机理研究在美国《Pain Medicine》上发表,揭示了消痛贴膏独特的镇痛机制并获得国际认可。消痛贴膏被收录到《中国药典》2010年版第二增补本。
  2013年6月18日,“哈佛大学David Christiani教授-奇正藏药科研实验室”挂牌成立。
  大卫•克里斯蒂安尼教授为哈佛大学国际知名职业中毒的研究专家,作为公司既往研究战略的延续,奇正藏药将充分利用大卫•克里斯蒂安尼教授的研究经验和成果,借鉴哈佛大学在预防医学方面的研究方法,依托奇正藏药在藏药方面的基础优势和藏药国家地方联合工程实验室的技术力量,共同对藏药的作用机制和特点进行深入研究,观察其临床效果和安全性,解码更多传统经典藏药的健康密码,为大众健康找出更多成分清楚、机理明确、疗效肯定、质量可控的现代天然藏药,助推传统医药产业走出国门。

探索藏药材源头 呵护与可持续利用

  “热爱雪域高原的天然纯净,致力于维护纯净和可持续开发的共存”,是奇正人一直以来奋斗的目标。
  奇正藏药发端于青藏高原东南部,该地区地域辽阔,自然条件复杂多变,是我国重要的生物多样性基因库,不仅拥有丰富的动植物资源,且药用植物的有效成分和生物活性也大大高于其它地区同类植物,具有独特的不可替代性与极高的药用价值和疗效。藏药作为青藏高原传统支柱产业,其发展在一定程度上依赖于藏药材资源条件。
  奇正人深知藏药产业化、现代化与藏药材资源环境可持续的关联,在近20年的发展中,他们始终关注生物多样性保护,积极运用现代科技手段提升现代藏药对资源的利用率,从源头进行藏药材资源的野生抚育和人工驯化,大量开展藏药材正本清源工作,实现资源与产业的平衡发展。
  雷菊芳告诉记者:“奇正藏药十分重视资源调研工作,并将其列为资源保护与开发的先决条件。藏药材资源有其特殊的地理环境特性、气候环境特性及人文环境特性,对藏药材资源进行资源调查,不仅有利于掌握藏药资源的家底,而且为藏药资源开发、保护计划的制定及系统规划提供依据。”
  公司先后针对三类藏药材进行了资源调研工作:一是公司产品主要使用的原料藏药材;二是针对具有开发前景的藏药材;三是针对濒危植物资源。截至2013年,奇正藏药对公司主要使用的几十种药材资源情况完成了调查工作,并制定了详细的资源利用计划。
  其一,奇正藏药针对藏药基源不清、药源分布复杂等现实问题,对藏药材基源、资源开展了大量研究工作。公司利用藏药典籍记载、权威藏医药专家经验、区域用药特点、国家药品标准、资源调研结果、植化分析等多种手段,开展了一系列正本清源工作,对相关标准进行了完善。目前为止,公司已先后完成了从菔、兔耳草、矮紫堇、烈香杜鹃、水柏枝等传统藏药材资源情况的考察及基源鉴定工作。
  其二,奇正藏药进行新药开发和二次开发时,优选处方、合理开发,采取一系列措施从源头上提高药材资源的利用率:杜绝对濒危藏药动植物的开发和利用;将资源瓶颈作为新药开发立项的否决项;尽量选取用量小、使用简便的处方;根据药效指导工艺,在尊重临床用药便利性和疗效的前提下,尽量选取药材利用率高的工艺;促进濒危藏药替代品的研发和应用。
  其三,奇正藏药大力加强药材有效成份的提取及合成方面的研究,拓宽有效成分来源及抽取方法,提高资源的有效利用率;促进生产工艺的优化,减少资源不必要的浪费;尽量选择用藏药材的茎、花、果入药,从而保留原生药材的地下根系。
  奇正藏药在探索藏药材合理开发利用的同时,积极加强藏药材种植技术研究和基地建设。
  目前,公司建设的人工种植基地主要包括两类:一是以保护、开发研究为基础的基地建设,如濒危植物大花黄牡丹、藏麻黄等;二是提供企业所需原料为目的的规模化种植基地建设。公司已对独一味、藏丹参、波棱瓜、翼首草、茅膏菜等进行了人工示范种植。
  公司在野生藏药材资源丰富集中、人文涵养丰厚的西藏药洲林芝建立生产基地,本着保护青藏高原环境、实现藏药的可持续开发原则,在国内率先开展独一味、翼首草、红景天等常用高原药材的人工繁育工作,取得野生藏药材驯种技术的研发成功,为公司资源的可持续性奠定了技术基础。
  公司选择在物种丰富、易于遭到破坏的区域建立保护区并进行合理开发。于1997年在西藏米林县南伊沟建设了第一个药材保护基地,规模3000亩。此后又在米瑞乡建设了90亩的有机藏药材保护基地。两处基地均主要进行西藏地产有机藏药材实验考察与保护研究,取得了良好的社会效益。
  奇正藏药还十分重视标本库、种质资源库的建设。目前,公司的藏药材标本室藏有标本量近千份,通过建立种质资源库,加强濒危物种的研究与保护,以降低物种灭绝的风险。

传承与弘扬优秀传统藏文化

  奇正藏药崇尚东方民族数千年的生存智慧,致力于传承智慧和创新精神的交融。传承是奇正藏药人对于历史和现实的理性思考后承担责任的承诺,是深层次的爱国家、爱民族情怀的体现。
  “传统文化在不同社会时期和形态得以传承,必须不断地创新,今天的创新是明天的传统的一部分,后代人能够接受、乐于接受才是真正的保护,把文化传给后人,是人之天性,是人性之美。”雷菊芳说。
  在亲身参与的扶贫开发以及捐赠活动中,奇正藏药人深深地感受到:“西部藏区农牧民众最迫切、最需要改善的是医疗和教育问题,最乐于接受、最欣喜的是民族民间优秀文化保护项目”。
  2004年,奇正藏药在中国光彩事业基金会下独家注资设立了“西藏文化保护与传承专项基金”,致力于传承与保护西藏文化、推广藏区教育和牧区低成本藏医医疗等社会公益事业。
  “西藏文化保护与传承专项基金”是全体奇正人共同的创造,也是每一位奇正员工构建的爱心传递通道,在医疗救助、助学扶贫、文化保护、支持民族药产业创新等方面进行了不懈的努力。2013年,“西藏文化传承与保护”专项基金捐助总额为1427余万元,实施项目20个。
  多年来,公司大力支持藏藏药大师以及顶级专家学术思想的整理与传播;支持藏藏药专家智慧和经验的传授与教学,支持传统藏医学校的创办与完善;不断创造条件促进藏医师徒薪火相传,使传统的炮制工艺、特色治疗技术后继有人,使传统药物的现代研发源头活水势如泉涌,源源不断。
  奇正人深知藏医药不仅因传统传承深受藏族民众信赖,更因其简便价廉,发挥着重要的医疗保障作用,因此萌发出依托本土医疗资源建设边远藏区医疗卫生事业的想法。
  2008年,奇正藏药启动了“藏区百家藏医诊所项目”,计划在西藏、青海等五省藏区为老藏医或已在当地行医数年的藏医投建藏医诊所100家,为当地民众提供方便、低廉的医疗服务。这些诊所建成运行以来,帮助当地群众特别是贫困群众解除病痛,深得当地民众信赖和欢迎,在为民众解除病痛的同时,也很好地继承传播了深厚的藏医药文化和智慧。
  2013年8月,奇正藏药历时三年建造的西藏藏医药博物馆落成并对公众开放,博物馆位于拉萨市柳吾开发区奇正藏药国家工程技术中心,包括历算厅、藏医大师厅、传承厅、创新厅、体验厅六个部分,以虔敬的从业感悟和历程,浓缩展现了藏药产业无私带给世人的历史积淀,乃至不竭的创新源泉。
  西藏医学是深度传承的典型文化,在过去的发展历史中依靠师徒式教育和学院式教育两种方式传播保存了系统的纯粹性与完整性。在现代医学领域内保存和发展西藏医学独特科学特质,传承西藏医学的传统精髓显得尤为关键。2004年,为继承和发扬藏医学,培养藏医药人才,奇正藏药捐建了“贡布曼隆宇妥藏医学校”,从日喀则、拉萨、林芝、山南农牧区选择了一批有一定藏文化基础,品德良好、聪明好学、发心卫生事业,具有藏医医生基本条件的学生,聘请具有多年藏区行医经验的专业教师按照传统教学方式传授藏医学。学校以藏文化为基础,以学习藏医药知识和医德为主,将藏医理论学习与临床诊疗、认药、采药、制药等实践相结合,使西藏医学传统首先能够在发祥之地重新昌盛,所体现出的传承的历史文化价值,受到了藏医专家的广泛认可。

 

促进健康医疗 奉献社会公益

  自创建伊始,奇正藏药就高度认同光彩事业“义利兼顾”精神,热心公益事业,把社会责任作为企业可持续发展的重要组成部分,勇于承担社会责任,在西部藏区进行项目投资为主、公益捐赠为辅的开发式扶贫,以高度的社会责任感,积极反哺社会。
  “一家运营良好的企业如果选择熟悉而且关乎自身利益的社会问题,并把充足的资源、丰富的专长和出色的管理才能用于解决这些问题,对社会公益的正面影响就会远胜于其他任何机构或慈善组织。”雷菊芳说。
  1995年,雷菊芳跟随中国民营企业考察团来到西藏,在这片土地植下中国光彩事业在藏的第一颗种子,十九年来,光彩事业在藏区深深扎下根基,奇正藏药的“生命之树”也茁壮成长。
  截至目前,奇正藏药在当地创立的两家GMP药厂、一家GSP公司,已成为当地税收重要的来源和主要的经济力量,奇正藏药也日益发展成为全国最大的藏药企业;更为重要的是,一批本土藏族人才活跃在公司重要的岗位上,当地职工包括一批残疾职工安居乐业,实现了光彩事业“扶危济困、义利兼顾”的理念和目标。
  在促进藏区经济社会发展的同时,奇正藏药还积极扶危济困,开启仁爱之行。
  哪里有困难,哪里就有奇正人的身影。
  2008年汶川大地震期间,奇正藏药展开了 "快速、持续、有针对性"的救灾行动。
  5月13日,灾情发生第二天,奇正藏药当即从四川经销商处紧急调配50多万元外伤止疼药送往灾区。随后又将103万元的药品直接送往甘肃陇南灾区。
  5月18日,四川仍有大批的伤员等待救治处理,奇正藏药从西藏再次组织价值170万元的外伤止痛药及5万元的饮用水快速发运到四川灾区。得知甘南的灾情也很严重,奇正藏药于当日又从甘南所在地企业调集13万元的药品支援到舟曲救灾一线。
  5月23日,大批伤员基本被疏散安排,但救灾的解放军官兵和医护人员仍处于随时受伤的危险中,奇正藏药决定再组织280万元药品捐赠到救灾一线。在屡次捐赠、药品储备告急的情况下,公司紧急组织加班生产救灾药品。
  5月底,当灾后学校和医院重建工作迫在眉睫的时候,奇正藏药再次捐赠100万元人民币,指定投向陇南文县碧口和甘南舟曲捐建诊所。
  2010年4月,青海省玉树地区发生里氏7.1级强烈地震。
  4月15日下午,8名以80后为主要力量的奇正藏药人携带50余万元的帐篷、棉被、大衣、外伤药品,以及常见易发疾病药品等物资及现金连夜奔赴玉树。
  4月18日,奇正藏药员工自发探望玉树在兰州救治的伤员,发现换洗衣物缺乏,当即为192位伤员购买内衣裤,由救援队送到伤员手中。
  4月19日,奇正藏药决定通过中国光彩事业基金会捐赠280万元,为玉树州各县灾后重建六所抗震结构的藏医诊所。4月20日,奇正藏药360万元的物资与现金陆续到达到灾区,投入灾后重建。
  4月23日下午,公司从西藏林芝、拉萨,兰州抽调11名员工组成奇正藏药光彩救援队,在中国光彩事业促进会的支持下,获得进入灾区的通行证,携带价值65万余元的物资、药品再度进入玉树灾区。
  6月5日,奇正藏药为期44天的玉树救助活动圆满画上了句号,先后有四批奇正员工组建的光彩救援队进入灾区进行医疗救助,捐赠物资、药品及钱款近490万元。
  2010年8月,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舟曲县突降强降雨,发生特大泥石流洪灾,造成了严重的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得知灾情后,奇正藏药第一时间组织救援队,赶赴舟曲灾区进行救援工作,在一周的救助活动中受到当地群众由衷的赞誉。
  2013年,奇正藏药积极响应全国工商业联合会医药业商会“弘扬光彩事业,关爱云南藏区,向迪庆藏族自治州捐赠医疗用车”活动,向云南迪庆藏族自治州捐赠医疗用车一辆。这是继公司2012年为云南迪庆捐助药品之后,持续关注藏区同胞医疗健康、参与全国工商联医药业商会发起组织的又一项公益活动。
  2013年7月22日,甘肃岷县漳县发生6.6级地震,造成了严重的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在得知灾情后,奇正藏药马上投入救援活动中,向灾区捐赠价值100多万元的外用药品、生活物资及现金人民币100万元整。
  …………

积极为民族医药 产业发展建言献策

  2003年以来,雷菊芳先后担任十届全国人大代表,十一、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积极参政议政。她通过多种渠道为行业发展建言献策、争取政策支持,多途径推动民族医药产业的发展。
  2010年,雷菊芳提交了《关于在藏区加大藏医诊疗系统建设,提高农牧区医疗可及性的提案》,提出应发挥藏医药在防治慢性疾病方面的作用,满足人民群众健康需求,促进藏区特色经济发展,建议国家多开辟藏区和内地的医疗人才交流平台和通道,并且在市场准入制度方面给予藏医药一定的优惠,加强农牧区藏医诊所、藏医科室的建设。
  2012年全国两会期间,雷菊芳呼吁在医疗体制改革进一步发展深化的过程中,有关部门能够更重视民族医药,再度提案将藏药纳入基本药物目录。
  2013年两会期间,雷菊芳向全国政协提交与民族医药相关提案4项:《关于中药大品种二次开发专项应有民族药专项的提案》、《关于大力支持民族药进入医保目录的提案》、《关于提高食品中调味品安全标准的提案》、《关于提高国家干果食品卫生标准的提案》,相关内容引起近30家主流的行业、政经、财经媒体的关注及报道。
  雷菊芳还不断通过各种方式,向国家政府部门、学会、协会、商会等组织建言献策,呼吁国家在大力推进医药产业发展进程中,给予民族药平等待遇,为行业发展争取积极的政策支持,营造良好的外部社会环境。
  2013年,雷菊芳向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国家民族医药学会谏言:在2012版的国家基本药物目录当中增加民族药类别,使民族药实现零的突破;通过全国工商业联合会向两会建议:大力支持民族药创新扶持力度;提升民族药的质量标准和种植研究;对民族药的新药审批予以适当倾斜;对民族药上市后研究予以适当扶持。
  李克强总理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明确提出“扶持中医药和民族医药事业发展;传承和弘扬优秀传统文化”,并将其列为2014年政府九大重点工作之一,雷菊芳表示感受颇多。
  她认为,“民族医药是我国宝贵的医疗资源,有着深厚的群众基础,为保障同胞们的身体健康发挥了巨大作用,国家应加大对民族医药发展的支持力度。”她提出,药品审评注册时,应将少数民族医药从中医药中分离出来,独立成类,单独审评。
  雷菊芳还十分关注民族药进入大众消费领域等问题。
  她指出,民族药进入大众消费领域过程中存在以下几大问题:第一,是民族医药的创新,老百姓并不了解民族药的背景,因此科普教育意义重大;第二,要用现代科技方法和临床印证手段体现出民族药的有效性和安全性,让患者和医生了解;第三,是法规政策方面,希望市场准入方面政府能给予更多支持。
  因此,她建议,“传承和保护是需要更多人知道、更多人使用的,这样才能实现更好的传承,因此创新是传承非常重要的手段”。
  中药现代化是一个艰巨而又复杂的历史重任,藏药更是笼罩在浓厚的神秘色彩之下,仿佛珠峰上的璀璨明珠,多数时候只能孤芳自赏。然而可喜的是,雷菊芳正以其永不止步的拼搏精神探索着藏药的现代化之路。
  “我们的愿景是成为为人类身心健康提供天然解决之道的现代藏医药健康产业集团。”雷菊芳最后说:“借助传统藏医药文化智慧,借助雪域高原的天然药物与健康产品,通过我们的努力,让不同肤色、不同民族的人们回归伟大而质朴的身心健康之道,帮助生命达成身心健康、离苦得乐的理想追求。”
  她,享受着奋进中的乐趣。
  她,永无止步的时刻,正在迈向下一个目标的征途上。
  她,在事业上不停地追求,向更高的目标迈进!她是企业家、又是科学家、慈善家!

新闻来源:科技创新与品牌杂志

 

网络地址:http://www.kjcxpp.com/bqtk.asp?id=7039

所属类别: 公司新闻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